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你的位置:一分快3 > 服务项目 > 一边狂欢一边骂,这「禁片」不打码发不出
一边狂欢一边骂,这「禁片」不打码发不出

发布日期:2022-11-21 10:52    点击次数:120


今年万圣节真正应景的"特供电影"。

烂番茄新鲜度89%。

据说仅仅25万美元的成本,如今已经获得了超过600万美元的票房。

继竖锯、德州杀人狂、迈克尔·麦尔斯、杀手弗莱迪、小丑彭尼怀斯之后,又一恐怖殿堂级IP魔头诞生!

更夸张的是——

据前线最新战报。

电影北美院线上映后,不时传来新闻。

观众提前离场,产生晕眩、呕吐等症状,并出现人传人现象。

△ 图源:微博@呆瓜映画

没错——

断魂小丑2

Terrifier2

豆瓣高评——

"该片虐杀惊悚程度呈现象级,已超过《哭悲》《群尸玩过界》《电锯惊魂》《下水道的美人鱼》,目前荣登年度血腥第一"。

它的出现,代表着大尺度cult爱好者的地下狂欢,即将开启。

更代表着,新一代大魔头,亚特的诞生。

△ 嘻嘻嘻everybody~

哪怕你没有看过前作。

但一张图,也足以了解这货的变态程度与电影IP的尺度。

比如第一部中最震撼的那幕。

裸女被倒吊在铁钩子上——

下一秒,她被人像分猪肉般,用锯子从上往下径直割开,从"Y"到"V"。

血液喷溅,肠胃流了一地。

而做完这一切的亚特。

一边露出小孩般开心的笑容,一边和尸体自拍。

这是在炫耀自己的"作品"。

事后,还骑着滑稽的脚踏车雀跃不已,快乐洋溢。

连环杀人犯?变态?还是患有精神疾病的人?

继第一部的强制血腥之后,答案终于在续作真正揭露。

但前提是。

一切的真相,都必须用升级后更为残暴的杀戮来换取。

你,做好准备了吗?

温馨提示:本片镜头包含血浆/虐杀/秽物/肢解/蛆虫/心理暗示等恐怖元素,画面极度血腥,手法非常极端,易引起生理不适,请谨慎选择观看;

本文涉及剧透,介意的毒饭可先收藏。

01

不要回魂要断魂

这个小丑有多特别?

电影开场用一个场景就交代清楚了。

万圣节前夜。

在宛如哥谭、污水横流的废城之中。

一个男人,在诊所中缓缓爬行,手上沾满了自己的血。

他的身后正是我们的主角。

Aka礼帽绅士·人头收集者·血浆艺术家——小丑亚特。

男人挣扎着,颤巍巍拿起听筒报警。

小丑也没阻止他。

报不报警这事对他一点不重要。

重要的是留下标记——

"趁"报警的时间,他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脑洞",蘸血,在镜子上写下了自己的签名。

然后抄起一把凿骨锤。

"啪"。

开始了今夜第一场打击运动。

冷静、熟练。

接着。

他"啵"地一声抠出男人的眼球。

也不顾黏连着的神经与血管,在风中晃悠。

完事后。

他还背着袋子去了洗衣房。

脱下衣服。

清洗干净。

一路上,所见之人皆被砍杀。

而整个过程中,不发一言。

你以为这又是和第一部一样的无脑虐杀?

大错特错。

因为在汲取了教训后,导演便想在第二部整点花活。

魔鬼的反面是什么?

天使。

于是镜头一转,咱们的女主正在DIY自己的万圣节服装。

翅膀、铆钉、利刃。

活脱脱复仇天使的形象。

很明显,这是我们的"Final Girl"。

恐怖片爱好者见惯不惊:这类电影通常会有一个女主角战到最后,或逃脱,或反杀,或打不过就加入。

而这一部,"天使"显然就是为了对抗魔鬼而存在的。

尤其是。

片中还给了女主一个特别的设计。

女主的父亲。

一个画家。

几年前他患上脑肿瘤。

临死前,他对姐弟俩留下遗言——"爸爸看到了一些东西"。

继而灌下满满一瓶威士忌后,选择自杀。

是什么东西?

看他留下来的画便可一目了然。

女主似乎是继承了父亲的这些"特质"。

可以看到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甚至在梦中,她成了对抗小丑的化身。

但,"天使"和"魔鬼"的初相遇是怎样的情形呢?

一家万圣节用品店里。

面对这位城中赫赫有名的连环杀人犯。

女主自然第一眼就认出了本尊。

不是cosplay,而是真正的小丑。

△ 嗨靓女饮茶冇~

然而没有对抗,只有恐惧。

如果你看过《沉默的羔羊》《这个杀手不太冷》就会知道。

一流的杀手总有种近乎于艺术修养的自觉。

面对被吓得不轻的女主,这个嗜血狂魔没有露出半点凶残的本性,反而玩味起对方的恐惧。

开始了一场自得其乐的游戏。

某一瞬间,你分不清他到底是真正的以杀戮为乐趣,还是纯粹没有人类基本的善恶观念。

女主的紧张在他看来,竟像是某种与自己互相挑逗、彼此有爱的前戏。

△ 实话说Sir觉得蛮可爱

导演的恶趣味就在于此。

他不轻易给你开餐,但一旦动手,便是大招。

这场戏,女主靠主角光环逃过一劫。

但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了。

于是在后面的情节中,你会看到——

生蛆的食物、做成糖果罐的人头、活剥头皮、硫酸泼脸、生吃心脏、当着母亲的面将女儿分尸等等这些不乏极端变态的花式死法。

既符合小丑的乖张人设,又将反人类行为的刻画放大到极致。

但问题是。

如果只有血浆,很难说能让一个反面人物的形象如此生动鲜明。

女主(天使)的出现,显然是故意设立出与恶魔小丑所完全对立的正面人物。

他们是彼此欲望的哈哈镜。

透过二人的撕扯与追逐之中,我们或许能看到故事的另一层。

如果说杀戮的背后是恶念。

那么恶念的背后,又是什么?

02

臆想中的女孩

如果看过《小丑断魂》第一部就会发现。

相比前作,第二部出现了一个新的人物,也是这一部的核心人物之一。

鬼娃娃。

这个看上去未满十岁的小姑娘,实际上是案件的被害者之一。

女主和弟弟,就曾经看过她的照片。

有一个很古怪的现象是。

当鬼娃娃在电影中第一次出场时,她和小丑在一起玩耍,做游戏。

小丑对她既包容又友好,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但在旁观者的视角中,却是这样。

这样一个镜头,导演很明显在提醒观众:

鬼娃娃的存在,显然不是实体。

她极大可能是小丑内心的某种幻想,或是欲望的具象化。

但奇怪就在于此——

因为电影中,除了小丑之外,女主和弟弟也能看到鬼娃娃的存在。

甚至娃娃能够操控自己的声音和外形,变成他们亲近的人,蛊惑人心。

被害者变成了加害者?

是的。

她并非不存在。

而是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是小丑的一个傀儡。

换句话说,是小丑把恶意传递到这个鬼娃娃身上,使她变成了恶意本身。

过度解读?

但细究整部电影,你会发现,这样的设定不止一处。

比如片中的一个细节。

在小丑曾经的屠杀中,曾留下一个幸存者,一个被毁了容的女人。

△ 建议切勿手贱去搜索原图

而当地的电视台在采访她时,主持人却在后台嘲笑这个可怜的女人。

她就坐在离你两英尺远的地方

我都不知道 我什么时候会吐

后果呢?

听见自己被嘲笑的幸存者以牙还牙,让主持人也享受了一把特殊待遇。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主持人遇袭后,她重伤毁容的事情又再次成为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

比如女主的这个朋友。

我觉得 死了算她运气好

什么 你见过那些面部移植

看起来像土豆先生的照片吗

这位朋友的下场你大概也猜到了。

嗯,小丑对她,用了硫酸。

(Sir贴心不放图了)

什么意思呢?

如果小丑代表的是人性至暗的恶意的话,那么每一个幸存者几乎都会成为这种恶意的媒介。

活着的人们,会潜意识将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恶行当作谈资、笑料,而不是设身处地去共情思考——

比如弟弟喜欢谈论纳粹事迹。

姐姐曾经虐杀被钓上来的鱼。

中学生拿死掉的水獭取乐。

朋友会在女主的杯子里偷偷放毒品来"找乐子"。

而成年人,则会不自觉将自己对生活的怨怼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人性的缝隙,为小丑的恶意留出了闸口。

换句话说。

他们其实也有了自己的"鬼娃娃"。

许多人看完电影会觉得恶心,窒息,喘不上气。

在Sir看来这当然一部分是因为画面尺度过大。

但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电影中一个极其诡异的现象。

小孩因为原生家庭或各种原因,很少见他们发自内心的快乐,反而小丑总是自得其乐。

也就是说,不同于传统的小丑叙事。

电影中的取悦者,与被取悦者,在病态的社会中,其实从一开始就处于倒错的位置。

而杀戮。

不过是游戏的另一种进行方式罢了。

03

谁是下一个

对于影迷来说,《断魂小丑》里有很多似曾相识的恐怖片元素。

像是一场迷影的盛宴。

阉割,让人想起《人皮客栈2》《感官世界》。

自行车与装满碎玻璃的薯片袋所代表的gore horror(血腥恐怖),让人想起《电锯惊魂》中的玩偶与针坑。

还有那把开了光的短剑。

不好意思,Sir第一眼就联想到了林正英的《僵尸先生》。

炒冷饭?

不。

不同于其他连环杀人狂。

小丑这一形象本身就具有时代性的恐怖色彩,例如史蒂芬·金的《小丑回魂》,上映便创下当年的恐怖片票房纪录。

Coulrophobia(小丑恐惧症)始于1970 年代美国连环杀手约翰·韦恩·盖西(John Wayne Gacy),他在慈善活动和儿童派对上扮演波戈小丑。

从此巩固了邪恶小丑的概念,这种比喻在恐怖电影和书籍中变得很普遍。

维基百科-约翰·韦恩·盖西(美国著名连环杀手)

而导演达米安·利昂呢?

这位从第一部作品开始就不遗余力地研究小丑的电影人,显然对于这一美式恐怖形象具有更大的野心,也更具风格化的创造力。

所以回到最开始的那个问题。

小丑亚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形态设定上。

如果你看过他的首次出场,《万圣节前夜》,你便会知道——

这个小丑,其实不是人。

这在《断魂小丑》中也有表现。

第一部的最后,幸存者亲眼目睹小丑将手枪伸进咽喉,爆头自杀。

但在第二部接受电视台采访的时候。

我们能看到小丑对自己"已死"的言论十分愤怒,他打碎了电视机,并开启了第二轮屠杀来宣告回归。

以及最后的彩蛋。

幸存者不知被谁搞大了肚子,在漆黑幽暗的精神病院中,她的下体开始流血,破水,分娩。

目击到这一切的护士惊声尖叫。

因为生出来的不是人类婴儿,而是小丑被女主先前砍掉的头颅。

他,又再度复活。

不死之身。

是的。

还记得Sir一直强调的那句"看不见的东西"吗?

小丑的设定,并非人类。

而是某种恶意的化身。

他本身无法被任何物理行为所杀死,相反他还可以不断再生,利用幸存者成为自己恶意的容器,重现世间。

这让人想起《电锯惊魂》里的阿曼达。

那个第一个从竖锯手下逃生的女人,后来也成为了他的帮凶。

再往后,她甚至享受起游戏的存在,并设计出比竖锯更凶残,更不留活路的玩法。

因为杀意本身,反倒是杀不死的存在。

性格设定上。

导演将一些冷门又猎奇的桥段加诸于角色之上,创造出了无比鲜明的人物性格。

比如,用他的话来说,"幽默"。

我将我童年最喜欢的一些角色属性加入了进去,包括《月光光心慌慌》《十三号星期五》《德州电锯杀人狂》,当然还包括《猛鬼街》。我想大家都没见过如此沉默的小丑杀人狂吧,更何况他还有自己独一份儿的幽默感(笑)。

导演YouTube采访@ComingSoon.net

不同于传统的冷血杀手,亚特有着自己独一份的人设。

他会给美女献花,送上戒指,在捕猎之前始终保持愉悦而逗趣的姿态。

△ 他的眼光,他的眼光,好似好似星星发光

而在杀戮完毕后呢?

他会享受血腥,感受余温,甚至是将尸体做成"艺术品"。

比如烛台、储物罐。

而最震撼Sir全家的一幕是——

在第一部狩猎完毕后,他将女性的人皮剥下来,披在自己的身上,当作衣裙。

然后在月光下翩翩起舞,享受这一刻的静谧快感。

(此处图片已手动和谐)

你可以说导演是为了变态而变态。

但更多的,却是拍出了人类所拥有的那种足够病态的物化心理,并用吊诡的形式展现出来。

毕竟导演也说了。

现在的血腥程度,是已经收敛过的。

"我心中一直有一道界限,按理说是不能跨越的,不然全部释放出来,很可能会把观众全部赶跑"。

说白了,是寻求共鸣,而非排除异己。

当然。

恐惧才是血浆的初衷。

我们没必要从一部砍杀片中体会什么大道理。

只是有时候也不免去想。

我们对杀戮的害怕,对小丑的反感,对冒犯的不安。

是否来源于某种对异端的不适?

尤其是我们看到影片里的恶意不断扩张与传播。

是否会联想到我们当下的种种?

总之。

一个新恐怖杀手的出现,就像是被投入沙丁鱼群中的鲶鱼一般,总能唤起同好者内心难以抑制的激动。

毕竟,我们开头提到的那些个经典杀人魔形象。

德州电锯杀人狂、迈克尔·麦尔斯、杀手弗莱迪、小丑彭尼怀斯……都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经典逐渐式微。

新人也该出头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穿Prada的南瓜



Powered by 一分快3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