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一分快3 > 联系我们 > 南财快评:跨区域统一要素市场是提高全国经济高效发展的重要基础
南财快评:跨区域统一要素市场是提高全国经济高效发展的重要基础

发布日期:2022-04-29 11:25    点击次数:103


据近日《经济日报》报道,有企业反映,在地方发展业务需要专设分公司,这样才能把税收留在当地。根据国情,地方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因为地方负责当地的民生、基础建设和各种社会服务,没有税收,仅靠中央转移性支付很难解决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特别是欠发达地区,缺乏地方财政收入,很难缩小与发达地区之间的差距,留不住人才、资本和企业,形成不良循环。

基于地方利益思考、GDP主义盛行,既是地方经济发展的原动力,也是区域分割、低效重复建设的根源所在,不仅不利于全国一盘棋持续高质量发展,也是影响跨区域企业投资效率的重要障碍。上述《经济日报》所报道的现象不是个别案例,而是涉及到全国各个领域统筹发展的普遍问题。

企业特别是私有企业,有非常明显的属地特征。一个产生于甲地的企业要到乙地投资,需要具备许多条件。其中一个条件就是距离,另一个条件就是投资环境。一般来说,中小企业更多投资于毗邻地区,因为投资毗邻地区的认知成本和交易成本比长距离的地区低。投资的目的基本是为了市场或寻求便宜的生产要素,包括土地和劳动力。从发达地区到欠发达地区投资设厂的企业,寻求低价格的生产要素是最主要的动因。

假设甲地是发达地区,乙地是欠发达地区。甲地的企业在本地的生产要素成本一般比乙地高,不仅是土地紧缺,劳动力价格也比较高,还有就是环境保护成本也比较高。如果我们把单位产品生产成本简单界定为A,B和C,A代表甲地成本,B代表乙地成本,C代表A和B之差,也即C=(A-B)。仅从节约要素成本思考问题,其它条件不变,那么,当C>0时,甲地企业就有投资乙地的冲动。投资的结果,甲地企业的资本回报率提高,利润也就提高。当C=0时,甲地企业在两地的投资分布达到利润最大化状态,如果继续向乙地投资就会出现C<0 的情况,也就是说,甲地企业不会继续向乙地投资。

欠发达地区(乙地)之所以落后,主要是缺乏能够赚钱的本地企业,因此,乙地希望外地的企业(如甲地的企业)到本地投资设厂,不仅解决本地就业问题,也为本地创造增加值,包括税收。但是,如果外地的企业到了本地投资以后,只是创造当地就业,而没有增加地方的财政收入,地方政府吸引外来投资的积极性就不高。本地缺乏财政收入,还必须承担外地企业雇佣工人的社会服务成本,就算外地企业能够创造本地就业,地方政府也有可能失去吸引外来投资的积极性。

因此,乙地政府、中央政府、外地(甲地)企业之间的利益关系,是决定投资是否能够进行的三角关系。为了吸引外地企业落户,还要让落户企业的税收能够全部或部分留在本地财政,需要达成让多方都能够接受的投资条件。一是企业落户成本不能大于C;二是投资企业留给地方的税收收入必须大于或等于当地政府提供给落户企业及其职工的社会服务保障成本;三是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不能因为企业异地投资而降低。要同时达到这三个条件是非常困难的,第一个困难是如何量化这三个条件,第二个困难是目前的跨区域税收制度难以精准地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

尽管这样,现实经济实践中,跨区域投资还是非常普遍的。然而,为什么企业会抱怨投资目的地政府要求设立分支机构的不合理性呢?我们还得从上面的C值说起。撇除各自立场不说,C是跨区域投资的(全社会)净增加值,企业能够计算C的大小。然而,投资目的地政府往往需要分一块蛋糕,否则,地方政府不一定会欢迎乙地企业的投资。通过要求投资企业设立当地分公司,把在当地所创造的产业增加值计算为本地的GDP,不仅对地方经济成长统计有利,还能够征收企业的税收。这样一来,C的一个部分就成了投资目的地政府的蛋糕片了,这个蛋糕片如果大于C,甲地企业肯定是不干的,如果接近于C,甲地企业应该会投资,但心里不痛快。因此,甲地企业可能会反感目的地政府的各种保护政策,包括设立分公司,因为这样的操作使投资企业失去了可能增加利润的一大部分,我们把它定义为D(D>0, 小于等于C)。

如果D的产生完全是因为设置分公司的费用,而不是进入乙地的财政,或者D的相当比例因为设置分公司而白白浪费,那么,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思考,这种浪费就很不应该。为了避免这种浪费,需要中央税收政策改革,使吸收投资的地方不需要强迫落地企业设立分公司而引起资源浪费,同时,当地政府还能获得一定比例的D(或者C),也让落地企业能够获得更多的增加值留成。

破除地方行政隔阂,需要深化央、地的税收分成制度,构建跨区域要素流通机制,在硬环境(空间布局、土地使用、基础设施建设)和软环境(社会服务、户籍制度、政府效率)两个方面统筹安排,坚持“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的区域经济发展战略,弱化地方保护主义和GDP主义。兼顾社会效益、地方利益、企业发展三个不同维度,需要从上到下的政策安排,也需要从下到上的改革,研究企业发展困难,包括跨区域设厂所遇到的实际困难,解企业之所忧,方能做大社会经济蛋糕,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服务国家全局发展需要。

(作者系辽宁大学李安民经济研究院院长,城市化与区域创新极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国家级特聘教授)



Powered by 一分快3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