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人才招聘 你的位置:一分快3 > 人才招聘 > 德国刷新预算底线大幅举债 欧洲经济迎来新希望?
德国刷新预算底线大幅举债 欧洲经济迎来新希望?

发布日期:2022-03-21 17:01    点击次数:129


K图 EURUSD_0

  向来秉持平衡财政预算政策的德国联邦政府,今年又一次刷新了“底线”,再度新增了举债计划。

  德国联邦议院财政预算委员会近日批准了2021年财政预算草案,计划于明年新举债约1798亿欧元。这创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历史上第二高的净新增债务预算。

  这份草案9月时已由联邦内阁通过,但当时预计的新增举债额只有962亿欧元。

  联邦政府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新增的政府支出将用于卫生、交通和基础设施领域。该草案将于12月的第二周提交联邦议会进行表决。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丁纯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德国转变平衡预算政策取向,其积极影响在于,可以扩大德国和欧元区总需求,进而提振欧洲经济,利好欧元。但需注意疫情后,如何解决由此产生的高负债问题,并警惕欧元区可能出现的成员国大幅增加举债的连锁反应。

  增加政府支出:补贴企业、减少税收

  在11月初施行新一轮封锁政策后,联邦政府表示,可能需要额外资金来资助受疫情影响的企业,这将使政府支出进一步增加。

  联邦政府财政预算草案显示,2021年联邦政府预算支出总额为4986亿欧元,另有619亿欧元的投资额度,上述资金将继续对企业施加援助,并采购疫苗。

  餐饮、零售业等受疫情打击最为严重的行业将受到较大额度的援助。联邦政府预计将花费约1400亿欧元扶持餐馆和酒吧等企业,获得资金总额约为上一年营业收入的75%。默克尔上周与16个州的总理达成的协议,将援助延长至下个月,这将使花费再增加200亿欧元。

  另一大额的支出将用于减轻普通居民的财政负担。联邦政府启动近年来最大力度的减税行动:德国西部地区的大多数居民无需再缴纳“团结税”、有子女的家庭每月将多领取15欧元儿童金、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也会随之上调。

  联邦政府上述行为是导致新增举债进一步上升的原因。预计德国今年的政府债务规模将达到创纪录的2185亿欧元,一反此前秉承的零赤字预算平衡政策。

  联邦财政部的数据显示,德国自2014年到2019年连续6年国家财政无新增负债,2019年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已下降到60%以下。

  联邦财政部长肖尔茨表示,德国长时间的财政盈余使得德国有实力来承担新增债务,希望德国经济能在2022年开始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联邦政府可以从2023年开始,在20年时间内还清大部分因应对疫情产生的债务。

  经济增长或利好欧元

  在德国议会预算委员会批准2021年财政预算后,多名政府成员对此举表示了认同。

  联盟党预算委员雷贝格表示,为了使德国应对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高额的举债是必要的;反对党绿党的预算委员秦德勒也认为增加举债是正确的选择。

  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敦促德国政府增加支出。IMF驻德国代表艾亚尔表示,经济衰退越严重,你就应越慷慨,况且相对而言德国政府拥有充裕的财政空间。

  IMF预测,德国经济今年将萎缩约5.5%,到2021年仅将实现部分复苏。11月德国Ifo商业景气指数由上月的92.5跌至90.7,封锁政策带来的不利影响是其主要原因。

  丁纯表示,联邦政府此次增加支出,有望拉动德国及欧盟经济。此前,德国政府一直为人诟病。德国利用其比较优势在欧元区赚得大量盈余,但不愿充分利用其购买力。此次德国政府一改常态,改变其平衡预算政策立场,有望提振欧元区总需求,为经济注入动能。

  丁纯认为,欧元区经济向好,也有利于欧元涨势。市场也普遍认为,在欧洲长期负利率和“恢复基金”迟迟未能出台的背景下,德国的财政支出计划,将是欧洲经济复苏的强心剂。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欧元对美元升至1.1988,已逼近1.20关口,创9月初以来高点。

  汇丰银行研报认为,与2008年金融机危机后经济复苏的表现不同,未来几个月,相对经济增长情况将是推动外汇市场表现的主导因素。如果经济能够实现更快、更持久的复苏,相关货币也将会走强。此前,利率差异一直是影响外汇走势的关键因素之一。

  专家:警惕欧元区增加举债的连锁反应

  不过,在联邦政府连续两年打破“债务刹车”传统、增加负债后,亦有不少反对之声,其核心是如何在疫情后解决高负债的问题,是否会在欧元区产生连锁反应?

  德国宪法规定,在不考虑经济周期引起的赤字的情况下,德国结构性赤字占当年GDP比重不能超过0.35%,并且各联邦州自2020年开始,不能新增任何债务。

  欧盟的财政纪律规定,各成员国赤字率和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不得超过3%和60%。

  丁纯认为,疫情过后,高负债将是全球各国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短期来看,各国政府需首先解决如何还债的问题。

  从长期来看,丁纯表示,还需关注是否会产生增加举债的连锁反应。德国作为欧盟经济的领头羊,一直以身作则,限制财政支出。但疫情使其不得不转换财政政策取向。目前,欧元区其他国家负债累累,如果这些国家纷纷效仿德国,可能会产生“比烂”的现象,恐将加剧欧元区分裂,欧债危机时期希腊等国的表现便是实例。

  在联盟党内部,雷贝格表示,联邦政府的负债能力是有限度的,各州需就如何分摊经济救助计划的支出进行谈判。

  而反对党自民党的预算问题专家弗里克则认为,应注意未来联邦政府能否会真正落实财政支出。

  他表示,联盟党和社民党所增加的举债是实际所需的两倍,联邦议院预算委员会从来没有在一次会议中批准过这么多个项目的额外举债。目前来看,这样的预算方案只是在开出“空头支票”。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Powered by 一分快3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